主页 > www.335249.com >
强制拘传并非法留置媒体主编 江宁法院执行局徇私暴力删帖
发布日期:2019-11-27 0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4月24日晚21点30分,王甘霖走出南京市江宁区(人民)法院执行局,他回眸一看,缺乏阳光照耀的“江宁法院执行局”已经失去了本色,借着出租车的灯光,他举起手机“咔嚓”一响,拍下了目前这张黑暗底色的“江宁法院执行局”,所以“人民”二字也就自然省略了。

  王甘霖系磅礴新闻的总编辑、传媒机构北京磅礴计算机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,4月24日下午17时许,他入驻的南京隽恒酒店房间,突然冲进来三名身穿法官制服的人员,为首的年轻人挥舞一下证件:“我们是江宁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,现在对你强制拘传。”并让王甘霖在一张强制拘传证上签字,王甘霖要求“签字必须拍照发给单位”,为首的年轻法官又把强制拘传证收回,称“我们也可以对你口头传唤”,并拿出一副手铐晃来晃去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与王甘霖同行到南京出差的北京某刑辩律师来到了房间,劝说道:“既然法官是执行公务,那么你就跟他们去一趟,看到底是啥事这么暴力”。

  王甘霖被三名法官强制拘传到江宁法院执行603号房间之后,一直等到20点,负责“王甘霖案件”的法官王庆辉才来到执行局,经过几番周旋之后,王甘霖这时才明白,所谓的“案件”就是那篇《法官章春芳杜撰“全部未履行” 江宁法院被“失信执行人”举报》。

  4月19日,磅礴新闻在微信公众号、今日属相是什么网易新闻、搜狐新闻、凤凰新闻、新浪微博等国内媒体平台推出《法官章春芳杜撰“全部未履行” 江宁法院被“失信执行人”举报》一文,文章揭露了江宁法院执行局法官杜撰某公司“全部未履行”执行义务,恶意下达《失信决定书》将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事,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磅礴新闻的总编辑王甘霖。

  Z先生与某公司因名誉权纠纷引发诉讼,经南京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南京中院”)终审判决,某公司应当支付Z先生精神损害抚慰金、公证费、诉讼费共计3852元,并向Z先生“公开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”。

  南京中院的判决生效下达之后,Z先生即向江宁法院申请执行。根据江宁法院的传票通知,某公司于2019年3月18日准时到该院执行局履行3852元的给付义务,江宁法院还坐收执行费550元。关于“公开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”问题,本案的一审法官正在与Z先生沟通,希望双方能够达成谅解,不“公开赔礼道歉”。承办法官章春芳对此情况也做了笔录,同意暂缓执行“公开赔礼道歉”,等待一审法官的调解结果。

  4月17日,某公司却收到了江宁法院的一纸《失信决定书》,已经将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《失信决定书》依据的法条是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若干规定》第一条第一款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”的规定。下达《失信决定书》的时间是4月12日。

  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得知,某公司在当日(4月12日)即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且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一栏为“全部未履行”。

  为此,磅礴新闻以《法官章春芳杜撰“全部未履行” 江宁法院被“失信执行人”举报》为题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披露,报道称“某公司已于2019年3月18日通过银行转账方式,将3852元汇入了江宁法院的账户,也就是说只有一种可能才会全部未履行:3852元被法官贪污了。”

  磅礴新闻报道出来的第二天,中国执行网上的“全部未履行”改成了“部分未履行”,已履行“案款”、未履行“行为”。

  4月24日下午,某公司和Z先生在一审法官的主持下,达成相互谅解协议,并签订了《联合声明》,一审法官当着某公司代表和Z先生的面,给同为本院的执行法官章春芳打了电话,并向其告知双方已经达成签署谅解备忘录,Z先生次(25)日即到执行局撤回“公开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”的执行申请。

  在南京出差的王甘霖也致电章春芳法官,表示此事已有圆满结果,拟继续跟踪报道一篇,章春芳在电话中大发雷霆,并咆哮道:“你所报道的问题,我已经层层汇报,并请示局长,随时可以对你作出处罚”,并威胁道:“你住南京哪个酒店,我现在就要拘传你、处罚你”。

  王甘霖挂断了章春芳的电话,回到入驻的隽恒酒店,不久便闯入三名穿法官制服的两男一女,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室播。并以强制拘传方式将其带到了江宁法院执行局。在执行局等了两个多小时之后,才等见到一位叫王庆辉的法官。

  王庆辉先是循规蹈矩地给王甘霖做讯问笔录,王甘霖认为他们强制拘传的行为是徇私枉法,并表示欲到人大、检察院去控告他们。关于报道中“恶意下达《失信决定书》将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”的“恶意”之说,章春芳将“部分未履行”依照职权篡改为“全部未履行”,是无中生有的恶意行为,王庆辉给王甘霖解释这是工作中的失误,已经予以纠正;关于报道中“只有一种可能才会全部未履行:3852元被法官贪污了”的问题,王甘霖解释道,3852元并坐收550元执行费,某公司已经于3月18日现场转入江宁法院的账户,而该院失信人员名单公布了“全部未履行”,那么钱哪里去了呢?“3852元被法官贪污了”是一种合理推测,既然已经纠正为“部分未履行”,这种推测也就不成立了。

  做完讯问笔录,王庆辉把王甘霖叫到走廊(避开屋内的执法记录仪),用请求的口吻对王甘霖说:“Z先生和某公司的案子实际是我在执行,章春芳是代替我执行,我们之前无冤无仇,都是为了工作,您就把那篇稿子删掉吧。”王甘霖当场回绝:“你们用强制拘传的手段,非法留置媒体主编,就是为了删帖?那就继续做梦吧。”

  回到603房间,王庆辉让强制拘传的那位年轻法官把笔录打印出来,王甘霖正在看讯问笔录的时候,王庆辉叫那位年轻法官做一份《拘留通知书》,然后就走出房间假装打电线分钟后,王庆辉走进房间,告诉王甘霖:“已经请示局长,决定对你拘留15日”,而且那位年轻法官已经将《拘留通知书》制作完毕。王甘霖瞟了一眼,《拘留决定书》上记载的拘留理由为“拒不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”。王甘霖非常愤怒:“如果你能以这个理由把我拘留15日,你这身法官服也就该脱掉了,弱弱地提示你一下,我也略懂法,更能玩转方块汉字。”王庆辉则说:“你这是在威胁法官?”王甘霖针锋相对:“这不是威胁,我是在给你这类不懂法的法官普法”。

  更恶毒的是,王庆辉还向王甘霖要其家人电话,称欲电话通知其家人,你将被关进南京市第二看守所。王甘霖知道王庆辉是在“演戏”,于是也跟着演,当面给同行的律师打电话:“如果我被拘留,我委托你们到人大、纪委、检察院控告王庆辉法官。”

  看硬来不行继续来软的,王甘霖再一次被王庆辉约到走廊,目的仍是“删除之前的文章,别再追踪报道”,依然被王甘霖拒绝。王庆辉摇摇头,貌似没有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,说了一句“签个字,你回去吧”。

  王甘霖走出江宁法院执行局大门,已经是21点30分,他被江宁(人民)法院执行局强制拘传、非法留置长达四个半小时。他坐上出租车的第一件事,就是拨通了一位同行律师朋友的电话:“给我订一份外卖,我饿了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(25)日上午,Z先生已经根据4月24日与某公司签订的谅解备忘录和联合声明,到江宁(人民)法院执行局签字确定不执行“公开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”。这起执行案件如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,但在“江宁”那块土地上,法治的时间依然停留在王甘霖走出江宁(人民)法院执行局的“21点30分”。